人们为什么知类多过知真

来源:娱乐资讯 发布时间:2019-11-16 11:45:18
人们为什么知类多过知真

在今日头条里,每天都回答问题。在回答过程中,见到许多问题和回答的内容都表现为非常突出的知类特征。

“汉人知类”是冯友兰先生的哲学基础之一,我在《民国大家与当代学术》一书里对之进行了具体分析,我论证的结果是,汉人并不知类,知类是一种假象,知类的假象表现的是认识混淆,皮面上是知,实际上是无知。比如,大家一说古代,就是所谓文化文明,诸如玛雅文明之类,而真实的玛雅与文明相隔最少也有三百年,文明尚未出现前的三百年,玛雅已经消失,文明个鬼。这种混淆玛雅与文明的认识,皮面上看是知类,文明是一种类的描述,玛雅也是一个类的称呼,两个不相干的类混淆起来,无论是对玛雅还是对文明的认识都成为一种假认识,除了一个笼统的词汇,对真实内容缺乏认识,是为无知。

头条里的许多问题和答案就显示出了这种无知。大家认识事物不去认识个体的真实内容,而是使用一种抽象特征,这种特征实际上只是一个虚构概念,不属于真实对象的内容,用虚构概念认识事物,认识的只是一个虚构概念,与真实事物相离十万八千里,对真实事物就完全无知。

比如,有据可查的人类历史几百万年,对历史的认识首先是认识这些可查的证据,认识了许多证据,再总结出各种证据对应的事实,这是真认识。若对证据一无所知,仅仅限于掌握和使用大量历史概念,对概念对应的真实历史一无所知,就成为对历史的实际无知。

从古到今,至少从秦汉开始,书面传播的信息就以远离真实的概念为主。

以书面信息为主的领域里,人们从概念到概念忙得不亦乐乎,长期在概念的世界里转过来转过去,把所有的事物、现象、社会活动等真实对象都强行拉扯到那些概念上面,使得真实对象的面目越来越笼统模糊。各种这样那样的学说就是典型的代表,它们对所表达的真实内容置之不理或牵强附会,不是从真实对象里去发现、认识,而是用已有的概念去认识发现真实对象,搞反了,结果是对真实对象缺乏真实认识,名为学说,实为无知。

更多人不以书面信息为认识内容,他们其实是被书面信息排除在外,这种排除也许不是有意的,但是2000多年的实际情形。他们或者不识字,或者识字但不阅读,或者阅读的书面信息以非真实的概念为主,也就难以通过书面信息形成真实的认识,只能在自己活动范围内凭自己的所见所闻产生认识。这种认识在个人活动的有效空间和时间内是真实的,一旦超越时空界限,碰上外界和其他时间里的对象,这种认识就难免出现片面、过时,有限时空范围里的认识在更大的时空范围里,往往就成了无知。

无知,就是不认识真实。认识真实比较麻烦,要实际调查,或者做实验,很费时间和精力,还很费钱。认识概念就非常容易,坐家里看看书,一会儿就能够认识许多概念,分文不费,把概念东拼西凑一下,还能够混许多钱。这样一比较,大家当然懒得知真,知类就足够了。

知类是“统治性社会”的认识现象,统治和被统治都不需要认识真实,只需要认识对错好恶,才能够相安无事,各取所需,皆大欢喜。认识对了就有可能被接纳,被接纳了就欢喜了,用不着认识真实。

本文作者:胡氏口语文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82885655124509195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转载请注明:大陕新闻网::710029资讯信息网 人们为什么知类多过知真

人们为什么知类多过知真新普京801